7月10日,一幅全新的消費場景將在位於南海大瀝鎮的廣佛智城展現。
  “工作之餘,來到廣佛智城國際電影Mall欣賞最潮的電影,看完電影之後逛街,在夢芭莎試好心儀的衣服之後,立刻通過掃描二維碼實現在線支付,並實現物流配送到家。光顧過的商家會根據後臺的數據分析,給消費者推送最適合的優惠信息,消費者即使不出門,也可通過互聯網訂購或預約,當天或者隔天就能獲得心儀的產品或服務。”指著廣佛智城的沙盤,廣佛智城電商運營總監龔海給記者描繪了一幅即將在廣佛智城出現的理想消費藍圖。在這背後,華夏銀行的“智能POS機”為此提供了有力的數據支持。
  與此同時,作為草根P2P代表的東莞團貸網,也在謀划著一個大項目。“今天接到好消息,我們券商、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內核已經通過了,準備7月份上報北交所。如果順利的話,我們會成為國內第一家在產權交易所掛牌的P2P公司。”CEO唐軍迫不及待地告訴記者這個好消息。
  一邊是金融機構迫切觸網,一邊是民營企業通過P2P等新興模式在類金融領域不斷撕開口子。作為互聯網金融企業最為密集的地區,廣東在鼓勵互聯網金融發展和探索互聯網金融監管的過程中所積累的經驗、教訓,都可能會成為未來行業健康發展,以及國家出台相關監管規則的有益借鑒。金改進行時第四篇,南方日報將聚焦廣東互聯網金融創新之路上的種種探索。
  金改故事
  銀行試水O2O 打造區域創新樣本
  互聯網金融創新的一個重要主體是擁有大量資源的傳統金融機構。
  在廣東的銀行圈內,電子銀行部負責人閑下交流時,有個有趣的段子:從去年開始,向來屬於邊緣、後方支援的電子銀行部,開會時被安排的座位每次都在前移,現在銀行開會,都會把電子銀行部或是互聯網金融部負責人放在第一二排——小小的細節折射著過去一年來,互聯網金融對整個傳統銀行業帶來的衝擊和業務重心的變化。
  互聯網金融倒逼著全國的傳統銀行轉型創新,但廣東的傳統金融機構探索互聯網金融又有其獨特之處,除了新業態倒逼,不少銀行的轉型是被實體經濟需求所推動的。
  上文所述的廣佛智城,要實現美好的藍圖,需要多種互聯網創新技術的支持,其中包括了至關重要的支付環節。“其實,如果能夠將支付與營銷環節打通,這對企業而言是最好不過的一件事情。”廣佛智城董事長黃河對南方日報記者表示,在線上電商與線下實體店共存的時代,他身邊有這樣需求的企業並不在少數。
  記者瞭解到,針對廣東企業銷售中遇到的實際需求,目前已經有銀行在粵分支機構主動借助微信的實時交互和位置功能,開發推出O2O互聯網創新產品,幫助商戶實現線上銷售與線下實體店的聯動。通過在支付環節嵌入認證,再結合微信平臺,銀行可以與商戶一起構成一張同時提供金融和生活服務的巨大網絡,打通線上線下的通道,創新銷售方式。
  國內首家“電商體驗之都”廣佛智城是華夏銀行廣州分行O2O產品的商戶。2014年5月,廣佛智城正式開業。而在7月10日,O2O體驗式商業的設想將在這裡成為現實。
  據黃河介紹,之所以引進華夏銀行的O2O產品,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增加客戶流量。據瞭解,廣佛智城引入的華夏銀行“智能POS機”,客戶刷卡消費後,智能POS可以採集銷售數據,並將數據與商戶進行共享,廣佛智城可以分析自己的用戶數據,從而達到定向營銷的目的,實現銷售和服務的提高。
  另一方面,華夏銀行通過微信平臺向曾在廣佛智城購物的客戶派發商戶的電子優惠劵、積分券等禮品,客戶可持優惠券同時在線下體驗店或網上商城消費,將線上、線下的支付、宣傳、銷售全鏈條打通。相比傳統的優惠券,華夏銀行派發的電子優惠券可以在客戶之間進行轉讓,使有限額的優惠得到了最大的使用效果。
  事實上,這一O2O模式已經有不少商家“嘗鮮”。半島名軒酒家老闆利永周向記者介紹,“我們通過在銀行的微信公共賬號發佈一些優惠信息和現金券,吸引顧客到店內消費,並掃描我們的二維碼,之後我們可以通過大數據的分析,向消費者提供更多、更精準的服務,吸引顧客再次消費,增加客戶粘性。目前我們已經利用O2O實現了銷售額的大幅提升。”
  “銀行投身互聯網金融創新已經不是新鮮事,但大部分的創新都是從總行開始的。對於如何在分行層面力所能及範圍內開展創新,我們也思考了很久。由於地區特質,決定了這種創新必須與本土實體經濟息息相關。”華夏銀行廣州分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黃玲說。黃玲表示,他們的改革選擇了從一線的POS機入手,推出O2O(線上到線下)的金融綜合服務,通過開發導入持卡人流量的“智能POS”,幫商戶做客戶身份驗證,在網上給商戶開微信發送優惠券,持卡人刷卡時能直接通過身份識別兌換使用折扣優惠。
  這一創新應用還為不少品牌連鎖店解決了網上直營店對代銷店的分流問題。近年來,品牌連鎖店受到互聯網衝擊較大,對品牌連鎖店而言,網上即便設點,也僅是將線下的實體銷售分流到網上而已。甚至不少品牌粉絲到實體店僅看不買,品牌分銷商對此往往也無可奈何。“通過智能POS,可以做到顧客簽到後,識別顧客是在哪個店獲得的,即便銷售發生在網上,品牌商也能分清應該補貼哪個分銷商,品牌商還可以在網上微信統一分發優惠券。”
  但O2O作為銀行業試水電商的創新產品,目前還處於起步階段。黃河向記者表示,“O2O這種互聯網創新為企業發展加分是肯定的,但具體帶來多大作用,目前還不好評價,感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利永周也談到,目前O2O產品的操作還比較複雜。在網絡慢的情況下,配套的智能POS機進入也仍然會出現一些問題。不過,記者瞭解到,華夏銀行正欲將此作為區域創新的樣本,繼續完善商戶體驗的同時,向全國進行推廣。
  民企創設新平臺 搭建資本供需通道
  互聯網金融創新如今最活躍的一個領域,非網貸領域的P2P莫屬。各路民間金融企業紛紛通過設立P2P,搭建民間資本的供需通道,盤活沉睡的存量金融。
  廣東實體經濟發達,民間資本活躍,P2P群體也迅速壯大,業已成為廣東金融創新一道獨特的風景線。然而,這一模式卻面臨著行業標準缺失、魚龍混雜和野蠻生長衍生出的各種問題,暗礁叢生,已經引發了從上到下的高度關註。
  “今天接到好消息,我們券商、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內核已經通過了,準備7月份上報北交所。如果順利的話,我們會成為國內第一家在產權交易所掛牌的P2P公司。”見到記者後,廣東俊特團貸網絡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團貸網”)CEO唐軍迫不及待地告訴記者這個好消息。
  團貸網成立於2011年,註冊資金目前為1億元。截至2014年7月1日,團貸網累計交易額已突破25.5億元人民幣,註冊用戶有16萬。“我們在為小微企業和民間資本打造高速融資的P2P平臺。”團貸網CEO唐軍表示,儘管目前市場中對P2P的認可度並不一定很高,但團隊致力於創建具有特色的高速、有效、合法的P2P網絡借貸平臺。
  記者登錄團貸網的官網,可以看到“我要投資”和“我要貸款”兩個版塊。“我要投資”里目前有項目貸款、凈團貸、凈股專區、團貸寶、房寶寶共5個投資項目,用戶對哪個投資項目感興趣,可直接進行在線投資。
  唐軍表示,此前他們已在借貸行業做了6年,團貸網上線後,除了同行競爭和黑客進攻外,最大的難處在於取得用戶的信任,“我們是一點一點慢慢積累用戶信任的。”的確,對於P2P而言,“安全”是最難過的坎,無論是項目的把控還是平臺整體風險的管理,都是關乎生存的大事。
  唐軍告訴記者,團貸網近40%的人員從事專門的線下評估工作,此外還有專門的系統評估標準團隊。“公司上下總共260名員工,其中100人做線下傳統的實地取信和借貸評估工作,這些員工都是來自傳統的金融行業,比如擔保公司、銀行、小額貸款公司。我們的評估體系中70%和傳統金融模式一樣,另外30%考察企業家或個人的網絡使用情況,如微博粉絲數多少、朋友圈活躍度以及對科技網絡的關註情況。畢竟我們是互聯網金融,對於用戶的互聯網因子也會納入考量。”
  同時,為了確保理財投資人的資金安全,對於平臺上的借款項目,團貸網引入了8家第三方擔保機構為借款方提供融資擔保。唐軍表示,在8家擔保公司中,經過長期觀察,有2家是長期合作的。“我們對於擔保公司的要求很高,會全面調查這些公司股東情況、負債情況等等,通過篩選才能進行合作。”
  以P2P網貸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行業目前處於“無準入門檻、無行業標準、無監管機構”的“三無”狀態。由於業內企業質量參差不齊,市場一直呼籲制定P2P行業標準。不過,唐軍對此卻另有擔憂:目前P2P行業處於發展初期,模式一直是在不斷創新顛覆的,過早地制定行業標準並是否利於企業的發展?“我很擔心這麼早就制定行業標準,這個行業會否夭折。”不過,在唐軍看來,設立準入門檻還是非常必要的。
  唐軍直言,目前P2P行業創新其實並不“火”,整體來看只是平臺數量增加了,但質量沒有增加。“現在隨便誰都可以開平臺,然後把線下的東西搬到互聯網上,覺得這就是互聯網金融,這是非常錯誤的。做到模式創新和風險降低,才是真正行業良性的高速增長。”
  除了設立準入門檻,唐軍認為建立問題責任追究制度也是必要的。目前,跑路的P2P網絡公司不在少數,很多P2P公司今天成立,第二天就跑路了。“我相信跑路和倒閉在每個行業都存在,作為新鮮事物,P2P的確存在很多問題,但大部分的P2P平臺都是遵紀守法的。良好的環境除了監管,需要政府部門和媒體全面引導,需從行業規範創新和投資者教育角度出發,避免引起對P2P的恐慌和信任缺失。”
  目前,美國已經有P2P平臺公司上市,唐軍認為這是行業良好的開端。從去年11月開始,團貸網一直在探索資本市場上市,在做新三板的準備工作。“這無論從資本金補充、還是平臺公信力,都將是極大的機遇和提升。”唐軍表示。
  ■金改聚焦
  設自律平臺
  促“抱團”共贏
  互聯網金融是一個新興業態,目前監管仍處於真空的狀態,即便如此,不可否認的是,這一互聯網和金融跨界的融合模式正處於高速發展時期。如何深入準確理解當前互聯網金融浪潮的特點和趨勢,建立和完善互聯網金融法制監管體系,讓互聯網金融真正成為灌溉實體經濟發展的活水,是廣東必須探索的一個重要話題。
  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陳寶國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全國性監管政策和法律沒有出台前,行業協會應該發揮最大作用。今年以來,廣東政府部門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動作頻頻。
  5月18日,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正式揭牌成立,成為全國首家由政府批准成立的省級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組織,標志著廣東地區互聯網金融行業自律監管的形成,對抑制行業亂象或將起到積極的作用。首批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會員單位共32家,協會自律條款共有12條。
  對於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的意義,廣東省社會組織管理局處長徐祖平這樣解讀:“該協會為互聯網金融行業提供了自律平臺,通過這個平臺大家互相協商,也有利於出台後的政策解讀和完善,為監管和企業提供一個緩衝地帶,促進行業實現自律、互律和他律。”
  “以廣東省互聯網金融協會為例,我們協會把廣東省大的P2P平臺都囊括起來了,基本上對於每一個P2P企業都瞭如指掌。目前入會的有32家,協會對於每一家入會的企業都進行了很多專項的培訓,包括風險控制體系、安全技術防範、風險控制流程。很多P2P公司從事互聯網行業的比較多,對於金融風險防範不太瞭解。”陳寶國表示,目前,互聯網金融處於青黃不接的時期,需要靠協會來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但總體來說,行業發展正能量大於負能量,P2P平臺‘跑路’也畢竟只是少數。不只是互聯網金融,其他行業中同樣也存在詐騙行為。”
  事實上,除了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各地市也在通過設立平臺鼓勵互聯網金融企業發展。4月29日,廣州民間金融街互聯網金融基地正式揭牌。首批進駐的網貸企業一共5家,包括有利網、91金融超市等。這一舉措,充分利用了民間金融街原來的小貸企業資源,為小貸公司等傳統金融機構的融資項目與網貸平臺對接提供了便利和條件。
  ■金改建言
  發展互聯網金融
  要做好頂層設計
  融入互聯網基因後,金融服務呈現不少新特質,外延更廣,合作更深,變化也更快了。“金融新業態需要新型標準與之相匹配。我們期待從多個維度重塑金融標準,引導金融業在互聯網時代健康、有序、可持續地發展。”對於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廣發銀行董事長董建岳曾深有感觸地表示。
  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副會長、深圳市貸幫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尹飛對P2P的發展建議道:“我認為還是要放手到市場去競爭,優勝劣汰。政府優選出來的公司不一定是最強的,政府不能代替市場選擇。”尹飛還表示,希望能從頂層設計中,完善對互聯網金融的相關法律。“現在市場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立法不完善,司法無效率。只有法律完善,相關機構才能遵守法律。”
  廣東省副省長陳雲賢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要有效控制、監管,促進互聯網金融發展,應從國家層面、行業層面、企業層面這三個層次全方位進行管理。國家層面主要為網絡銀行的健康發展搭建良好的環境和平臺,並提供主權層面的安全防護。行業層面上要建立行業聯盟,從行業發展與自律角度加強風險管理。企業層面上主要是微觀層次上的風險防範和控制,實行嚴格的操作規程和內部管理制度,加強人才培養,提升企業內部自身技術防護水平。
  在政府進行稅收和法制引導,協會組織企業加強交流之外,互聯網金融行業還需“苦練內功”。目前互聯網金融人才的缺乏是互聯網創新的薄弱環節,建立完善的人才梯隊,無論對正在向互聯網金融轉向的傳統金融機構還是草創階段的P2P企業都是至關重要的。“我們要順應金融業、銀行業的發展規律。現在P2P平臺大多由民間借貸發展而來,他們面對小額的業務可以保持效率,但面對大的信貸業務,從業經驗往往不夠。建議從業機構引進有銀行背景的管理人員。”尹飛認為。
  ■報道反響
  金融的使命是服務實體經濟,當前身處最“基層”的農村、農民、農業經濟發展,亟需金融的活水來滋潤與灌溉。《互惠互利 草根金融求解農民“老大難”》以小故事展現了廣州普惠金融的大變革,農村資金互助社以小資金帶動了農村經濟的新面貌,值得鼓勵。如今草根探索普惠金融已悄然在農村展開,希望廣東能在加強規範、防範風險的基礎上,大力支持此類積極嘗試,推動普惠金融發展。
  ——王女士(廣州市某機關公務員)
  南方日報記者 黃倩蔚
  彭琳 實習生 曹丹
  總策劃:張東明 王更輝
  總指揮:王垂林
  總統籌:郭亦樂 郎國華
  執 行:賈肖明 金 強 張 迪  (原標題:傳統金融要“觸網” 民營企業尋路P2P)
創作者介紹

波點

qjmvertakly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