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方小晶
  對於大部分中國人來說,塞爾維亞和黑山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只有提及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和《橋》,才能在記憶深處挖掘出這兩個國家的零碎印象——我們與這兩個前南聯盟成員國之間的文化聯續,已斷層了太久,英勇的瓦爾特們,現在可好?“啊!朋友再見”的旋律,是否還在這片土地上縈繞?不久前,錢報記者隨同浙江媒體代表團前往這兩個國家,開展了為期8天的採訪活動,這片神秘的土地,終於向我們撩開了面紗一角。
  從飛機上往下望,當一片以黑色為主調的蒼茫山脈映入眼中時,黑山就要到了。
  但黑山的主色調,當屬藍色——蔚藍的天空,湛藍的亞得里亞海。這個面積1.38萬平方公里,人口只有70餘萬的巴爾幹小國,最讓國民自豪的是兩件事:一是黑山人號稱是全世界最高的人,他們的政壇三巨頭總統、議長和總理,平均2米以上;二是黑山被稱為上帝眷顧之地,旅游資源極其豐富,除了南部的亞得里亞海無敵美景,北邊的山地地貌奇特多變,谷深林幽,同樣極具特色,電影《橋》中那座被炸毀的大橋遺址,就在黑山北部的塔拉河谷。
  而就在前幾天,在中國的援手之下,黑山南北高速公路建設正式啟動。這條路,將把黑山豐富的旅游資源推送給全世界。
  一場最高禮遇的啟動儀式
  14日,世界上身高最高的政壇組合——黑山總統菲利普·武亞諾維奇、總理米諾·久卡諾維奇、議會議長蘭科·克裡沃卡皮奇,齊齊出現在一條高速公路的啟動儀式上。有人戲稱,這大概是全世界高速公路能享受到的最高禮遇了。
  但對於黑山人民來說,這條南北高速承載著他們幾十年的夢想,再高的禮遇也當得起。黑山多山,行路艱難不在蜀道之下,黑山政府公共關係局局長庫索瓦茨特意向我們展示了一張鳥瞰圖:圖上的山道扭成了麻花,180度的之字形彎竟有31拐,開車過一次頭都要暈三天。當年奧斯曼帝國統治了巴爾幹半島500年,惟獨沒有侵入現今的黑山境內,就是被大山所阻,但不便的交通也阻礙了經濟的發展,尤其是南北部旅游資源銜接不暢,巴爾港等港口資源也無法充分開發利用。像我們這次因為行程較緊,去了南邊的亞得里亞海,就沒法再去北邊的山區考察了,因為單程就要5個多小時。黑山的旅游和可持續發展部部長格沃茲戴諾維奇很遺憾地聳著肩對我們說,你們只看到了黑山的一面。等到高速通了一定要再來一次,那時候從最南面的巴爾港到北邊的塔拉河谷,兩個小時搞定。
  中方援手助黑山圓夢
  要想富,先修路,GDP總量僅有60餘億歐元的黑山咬咬牙,獨立伊始就把修建一條貫穿南北的高速公路的計劃提上了國家議程。
  黑山人很清楚,以他們的國力,以及一窮二白的高速公路施工技術及經驗,根本不可能獨立完成這樣的工程,他們從一開始就在尋求外界的支持和幫助。而作為加入北約和歐盟的積極分子,黑山人無論在地理距離還是心理距離上都與歐洲親近,歐洲諸國順理成章地成了他們尋求幫助的對象。黑山人曾經離擁有自己的第一條高速公路很近,2008年甚至開工儀式都舉行了。但最終,工程一擱多年,外國企業退出,夢想破滅。
  好在有遠在萬里之外的中國伸出了援手。中國進出口銀行為黑山提供了首期工程投資額85%的貸款:6.87億歐元,而且條件非常優惠,中國交通建設集團路橋工程公司承建了整段路中難度最高的斯莫科瓦茨-馬特塞沃段,這段41公里長的高速公路橋隧比達到60%,也就是說有25公里左右的路段是橋梁和隧道。據路橋公司黑山分公司副總經理馬金良介紹,中方還將通過這段路的建設,努力幫黑方帶出一支可以進行高等級公路施工和維護的隊伍,幫助黑方促進地方經濟的發展、增加當地居民的收入。
  黑山舉辦如此高規格的項目啟動儀式,某種程度上也在表示對中國的敬意,回應中國傳遞的友情。
  (原標題:中國要幫黑山圓夢)
創作者介紹

波點

qjmvertakly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